想到夫君進京時帶的那點銀子,公玉明溪想着是不是得捎些銀子過去,也讓他父子二人日子過的寬裕些。

再一想,豫親王若是回了京城,找孩子爹簽定契書,自會奉上一千兩黃金,那是一萬兩銀子,足他父子二人開銷的了,這才打消了寄銀子過去的念頭。

不過,小尋設計出了強弩的事,還有兒子成了修行者的事,還是要和孩他爹說一聲的,之前怎麼就把這事給忘了?

寧可多花點銀子,也得發封加急信過去。

豫王未必能及時入京,入京后,強弩的事定下來也得有幾天,一切處理好,才會去找孩子爹,如此,這信倒是能在豫親王尋上門前到達。

要不然,兒子閨女辦了這麼大的事,有那麼大的本領,結果他這當爹的卻什麼也不知道,說不過去!

公玉明溪想着措詞,也不等兒子閨女回來了,開始寫信。

但閨女為什麼能設計出強弩,兒子為什麼會成了修行者,想要解釋清楚,對着孩子們的爹,有些事情是繞不過去,不得不說的。

可那些話,誰敢在信里說?那就只能隱晦的表達一下。相信有了差不多經歷的孩子他爹,能看懂!

公玉明溪刪刪減減,一封信直到靈舟來交今日寫好的文章讓她批改,信還沒寫好,想着這信至少也得等孩子們回來,第二天直接去縣城寄,這樣也快些,這才作罷。

等靈舟回去,公玉明溪草草吃了午膳,把靈舟交來的文章批改好,這才繼續寫信。

晚間幾個孩子回來后,公玉明溪哪裏有心情查看她們帶回來的那些東西,趕緊把信拿出來讓幾個女兒看。

猴哥在縣城的時候已經說了老爹來信的事情,幾人心裏正為老爹還是從那個爹而高興呢,不想老娘平地一聲驚雷,除了猴哥,幾人都有些懵。

就……我爹可能是祖龍?

那是始皇帝啊。

。 可當他看到看到張玄為了李巧花出頭,還有李巧花拉著張玄衣角的動作。

在結合上剛才聽到的那些流言蜚語。林源的臉瞬間就黑了下來。

這種感覺就好像是剛剛在溫暖的暖爐里,下一秒就被人扔到到寒風刺骨的雪地里!

冰火兩重天!

李巧花是好看,可這個世界上好看的女人不少。

如果她不是完璧之身的話,對林源也就沒有吸引力了。

「李燦,這是怎麼回事?」林源臉色陰沉的問道。

那邊還在指責小妹的李燦聽到了林源的聲音,嚇得一個機靈,連忙朝林源跑了過去。

「林,林老哥。你怎麼來了?來,我們外面說!」

李燦不想自己跟林源之間談的事被家裡人知道,所以拉著他往外面走了幾步。

「我要是不來的話,豈不是要被你蒙在鼓裡?」

「林老哥,那個男的什麼時候跟我妹好上我是真的不知道啊。我妹她壓根就沒有跟家裡講過!」李燦解釋道。

「呵呵,你覺得我會信嗎?你自己的親妹妹你會不知道?」

林源冷笑一聲,隨後又道:

「我算是明白了,你就是想靠你妹妹從我身上賺彩禮錢吧!為了六萬塊的彩禮錢連親妹妹都能賣。你李燦可真厲害!」

「林老哥你聽我解釋!」李燦還想說啥,可林源壓根就沒給他機會。

「世間漂亮的女子何止千萬,如果不是處女那又有何用!」林源甩了甩袖子,負氣離開

李燦呆住了。

六萬塊彩禮就這麼沒了?

草!李巧花張玄你們這對狗男女,害老子丟了這麼一大筆錢!看我怎麼收拾你!

李燦怒氣沖沖的衝進院子!

「好你個李巧花,虧得我還怕你生活過得艱難,到處給你說媒!結果你就是這麼對我的!」

「我早就說過,我自己的事我自己做主,用不著你操心!」李巧花冷哼一聲,道。

「好,不用我操心,老子才懶得管你。你今天想要遷戶口是吧。拿出十萬塊錢,我立刻同意!」

「李燦,你是不是想錢想瘋了。十萬塊,虧你說的出口!」李巧花怒吼一聲。

「我拿你十萬塊怎麼了?家裡把你養大,你給家裡做過什麼貢獻了?我讓你拿十萬塊,我還覺得少了呢!」李燦說道。

「你……」李巧花被氣的說不出話來。

這個時候,原本一直不說話的張玄卻突然開口了。

「十萬是不是給多了?六萬應該就夠了吧!」

「六萬?什麼六萬?」李巧花一頭霧水

「剛才他們兩個人在外面談話,我可都聽到了呢!你哥想要把你嫁給林源,好收六萬塊的彩禮錢呢!」

「只不過,林源看到我們兩人一起,氣的離開了。他六萬塊的彩禮錢泡湯了。自然就把氣撒在我們的身上了!」張玄解釋道。

其實李燦他們在院外是壓低聲音說的,就算站在兩三米之外也不一定能挺清楚。可接受仙人傳承的張玄,聽力本來就比常人強十多倍。自然能聽得見了!

「阿燦,真有這事?你怎麼沒跟我說過?」李振山斥責道。

「李燦,你就為了六萬塊錢不惜把你的親妹妹賣了?」李巧花一臉怒意。

李燦可是自己的親哥啊,他為了六萬塊錢不惜把自己賣了?她怎麼能不生氣?

「姓張的,你不要血口噴人!你這麼說,有什麼證據!!」李燦指著張玄的鼻頭罵道。

「我血口噴人?好啊,林源應該還沒走遠吧?要不把他叫回來,大家對質一下?」張玄笑眯眯的說道。

「沒錯,我是跟林源談好了彩禮錢!可老子不也是為了她好嗎?林源可是村裡的首富,她嫁給林源,那就是吃香的喝辣的的!」

李燦見事情已經敗露了,乾脆也就攤牌了。

「林源是什麼人,你不知道嗎?他已經離過三次婚了,外面還包養了好幾個女人!小花嫁給他能有好日子過?你確定這是為了你妹好?」

「小花,你要遷戶口,我同意了!」

誰能想到一直懦弱的李振山在這個時候站了出來。

「謝謝爸!」李巧花連忙說道。

「李巧花,你高興的未免也太早了!我說過了我不同意,你的戶口就不可能轉的走的!」李燦冷笑一聲道。

「我才是戶主,而且戶口本也在我這。只要我同意就行!」李振山說道。

以前他不想跟李燦吵,只是為了家庭和睦而已!

當他得知了自己的親兒子為了幾萬塊的彩禮不惜把李巧花賣給林源。他就不可能不管了。

手心手背都是肉,李巧花也是他的女兒啊!

「爸,你不會忘記了吧?想要遷戶口,除了家裡的的戶口本之外,還要有村裡開的證明!」

李燦說道這裡停了一下,隨後笑眯眯的說道:

「不巧的是,我跟村長石大海可是好哥們,只要我一句話,他就不可能給你開出證明的!」

石大海,這名字怎麼聽著有點耳熟?

只是張玄一時間沒想起來是誰。

「他說的是真的嗎?」李巧花看了李振山一眼問道。

「哎!差點忘記這茬了,阿燦跟石大海的關係好像挺不錯的。石大海如果不簽證明的話,戶口確實是轉不出去的。」李振山嘆了一口氣,說道。

「哈哈哈!李巧花,你以為你得到父親的允許就可以了嗎?只要我不點頭,一點用都沒有!」

看著束手無策的幾人,李燦笑的更加猖狂了。

「我現在給你兩個選擇,要麼就是乖乖回去,今天也算是白跑一趟了,要麼你就拿十萬塊買戶口!」

「你做夢,大不了這個戶口我不簽了!」

李巧花也是被這個貪財的哥哥氣的半死。

就在這個時候,院子外面卻突然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。

「家裡有人嗎?」

幾個人回頭看去,只見一個梳著大背頭的男人從院外走了進來。

來的人就是石陽村的村長石大海,也就是李燦所謂的「鐵哥們」。

「真是說曹操,曹操到啊!老石,你怎麼來了?」

李燦笑著朝石大海走過去,石大海也正朝院子裡面走來。

可讓人沒想到的一幕發生了,這石大海跟李燦擦肩而過,直接朝著裡面走來……

。 直到那輛車消失不見了,葉清苒才收回了自己想要開門的動作,轉身走向了另一棟樓,他們兩個人每一個的動作都讓葉清苒不得不提防。

熟悉的味道穿進自己的鼻腔里,手上的東西滑落到了地上,葉清苒也變得無力了起來,托著沉重的頭顱,看着闞佳忙碌的背影立刻開口說了起來:「闞佳,有你真好。」

闞佳習慣了這樣的誇獎,轉過頭毫不謙虛的開口說了起來:「你才知道嘛?」興奮的話語也帶動了葉清苒的心情,她深吸了一口氣,跟着走了進去,幫忙處理起了食材。

伴隨着夜幕的降臨,葉清苒輕輕的拍了拍自己鼓起來的肚子氣哄哄的說了起來:「這也太罪惡了吧。」闞佳搖了搖頭堵住了她的話:「不要這樣說,讓那些為你犧牲的食材聽到的話,它們會傷心的。」

被闞佳引入了情緒之後,葉清苒說話的聲音下意識的減小了一些,很快兩個人就捧腹大笑了起來,相約著一起去散步,看着天上明亮的星星葉清苒心裏的焦慮與迷茫也減少了一些。

可剛剛閉上眼睛的葉清苒滿腦子都是李歌雨的身影,忍不住捶打着一旁的枕頭,思考了一下還是摸索出了手機,看着新保存的號碼,輕輕的用力就消失不見了,按下熟悉的名字,撥打了過去。

靜謐的辦公室里,突然響起的電話鈴聲讓阿勇高度緊張了起來,沒有任何的遲疑就將電話接通了:「小姐。」

聽着熟悉又陌生的聲音,葉清苒想要說出口的話立刻消失不見了,下意識的壓低聲音說了起來:「墨凌霄呢?」

看着坐在椅子上都能睡着的墨凌霄,阿勇選擇拿着手機走出了門雖然不知道醒來的墨凌霄會不會責怪他:「少爺他自從小姐您回江市之後就一直忙着工作,現在剛剛睡著了。」

葉清苒明白了阿勇小心翼翼的緣故,自己的問題好像變得不太重要了:「那讓他好好休息吧。」知道阿勇要問什麼,葉清苒先一步開口說了起來:「我沒什麼事,也不用告訴他我打電話了。」說完就將電話掛斷了。翻來覆去的葉清苒只好自己思考起了墨凌霄跟李歌雨的關係。

太陽再次升起,葉清苒摸了摸自己的手機,她覺得去會一會這個李歌雨,看看她到底要搞什麼鬼,簡單收拾了一下就走出了房門。

沒有做什麼思考,葉清苒就攔下一輛計程車,輕聲的開口說了起來:「去藍山別墅區。」土生土長的江市人都知道哪裏都是大富大貴之家所在的地方,就連司機看向穿着打扮樸實葉清苒的眼神都變得不一樣了。

一路上,司機不斷的想要跟葉清苒攀談些什麼,卻都被她的無趣打斷了,車內陷入了沉默之中,直到自己長大的地方出現在眼前,葉清苒才有一種恍然的感覺,放下錢快步走了下去。

手指緩緩輸入著自己知道的密碼,卻發現門並沒有反應,一直呆在屋內的李夢玉也注意到了這一幕,想起之間跟女兒的計劃,快步跑了過來,從門禁里看到自己恨之入骨的面容,這才快速的打開了房門。

那親切的笑容讓葉清苒覺得有些不舒服,側過身子躲開了李歌雨想要拉住自己的手,皮笑肉不笑的開口說了起開:「我找李歌雨。」

李夢玉下定了決心今天無論如何都要把葉清苒帶到屋內來,笑容真誠的開口說了起來:「清苒啊,你妹妹她沒在家,要不進屋坐一會吧。」這一次緊盯着葉清苒,猛地出手拉住了葉清苒的手臂,臉上的笑容也變得得意了起來:「歌雨不在,你阿姨在啊,快進來吧。」

葉清苒見狀只好答應了下來,她有些想看看家裏的情況,空蕩蕩的房間沒有一個傭人,不用想也明白是因為些什麼。

李歌雨扶著葉清苒的肩膀讓她坐在了沙發上,趴在她耳邊說了起來:「你先坐着,阿姨親自去給你切些水果。」

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李夢玉是多麼的好心,可葉清苒的心裏卻如明鏡一般,視線不斷的在屋裏大量著,原本放着母親照片得地上被放上了李夢玉母女兩人的合照,陽光下兩人燦爛的笑容刺激著葉清苒的內心。

瓷器碰撞的聲音讓葉清苒回過了神,看着桌子上的果汁跟水果,葉清苒滿意的點了點頭,李夢玉看到這一幕,單純的以為葉清苒並沒有發現,表現的像一個慈愛的長輩,把水果拼盤推到了葉清苒面前:「快嘗嘗,這都是歌雨送回來的上等水果,可甜了。」

葉清苒一言不發的看着眼前人的表演,安靜的空氣讓李夢玉也明白了過來,無力的笑了笑,假裝失神的放鬆了一下:「你找我女兒有什麼事情嗎?」

看着不再偽裝的李夢玉,葉清苒也收回了自己似笑非笑的表情,剛想要開口回答,卻突然看到了猛地站起身的李夢玉,她的手上還多了一塊白色毛巾。

葉清苒並推動在了沙發上,她用盡全身的力氣推搡著李夢玉的手臂,兩個人勢均力敵了起來,隨着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了,李夢玉的力氣變得微弱了起來,葉清苒抓住機會再一次奮力掙扎了起來。

剛剛看到了希望,可開門聲卻傳到了她的耳朵里,李歌雨的身影出現在自己的視線里,葉清苒徹底絕望了,兩雙手束縛着她,那塊潔白的毛巾最終還是掩蓋住了葉清苒的口鼻,沒有幾秒鐘的時間,她就眼前一黑的昏了過去。

看到這一幕,李夢玉也失去力氣坐在了地上,微微偏過頭看着同樣坐在身旁的李歌雨,兩個人對視了一眼,同時笑了起來。

看着沙發上昏睡的葉清苒,兩個人有些害怕夜長夢多,兩個人拖拽著將葉清苒藏進了一樓的儲藏室,原本放着許多的東西變得空蕩蕩的,裏面值錢的東西都被母女兩個人拿出去典當了。如果王溪看到這一幕一定會痛心疾首的。

。 「約翰大叔,你這樣做不會良心不安嗎?」

走在夜晚空曠的街道上,帕爾問完這個問題之後就直接縮了一下腦袋,然而預想之中的打擊並沒有到來。

唉!

約翰慢步走着,目光複雜地抬頭看了一眼星空,然後聲音有些深沉的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:「小不點兒,縱使良心不安又如何?我已經停不住腳步了。」

隨後,約翰又恢復了常態,伸手扇了帕爾的後腦勺一巴掌,教導道:

「你可不要學我啊!」

「……」

帕爾捂著後腦勺直翻白眼,一臉無語的樣子,合著約翰也知道自己渣啊!還什麼讓我不要學你?我是那種人嗎?怎麼可能?打死不做渣男!

……

約翰和帕爾兩人並沒有立即出城,雖然憑藉着約翰此時在青石城裏的知名度,就算夜晚青石城大門關上了也應該可以出去,但他還有事情要做。

什麼事情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