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快,所有人都一致通過了去尋找羅空的決定。

李清漪激動地摟着思箜說道:

「思箜,你馬上就能夠見到父親了,開不開心?「。

思箜開心的點了點頭。

……

羅空和栗子走在星馳城中,栗子對羅空說道:

「我說,你還需要在這裏逗留多長時間?如果時間不長的話,我可以等你的。「。

羅空笑道:

「不需要了,這些天我已經將這顆星球搜索了一遍了,她們沒在這個星球上。

栗子看着失落的羅空,說道:

「你不要灰心,說不準下一顆星球就能遇到她們了呢?」。

羅空咧嘴笑道:

「要是能夠那樣,那我做夢都能笑醒了啊。」。

羅空的臉色很快又嚴肅下來,他的直覺告訴他,或許他和自己的家人們見面,要等到很久之後了。

羅空從懷中掏出那塊憫生獸晶,仔細地看了一眼,發現它又大了那麼一小圈,這才笑了笑,將它裝了回去。

栗子看着羅空的舉動,有些不懂,但她什麼都沒有說,因為她覺得,她一旦開口,就能擊破面前這個男人看似牢固的心理防線。

栗子對羅空說道:

「我們將會乘坐星舟前往這個星系的主星球,恆天星,這期間我們要在五顆星球停留,你可以趁這個機會,趕快去找一下你的家人。「。

羅空聽到栗子所說,沖她嚴肅地說道:

「謝謝你,栗子。「。

栗子被羅空突如其來的嚴肅弄得有些不適應,她連忙說道:

「哎呀,這麼客氣幹什麼?我們不是朋友嘛。「。

羅空點了點頭,也就不再矯情,他說道:

「你放心,我會儘快做好一切事情的。「。

栗子無所謂地點了點頭。

栗子說道:

「當然,我認為這一路上你也不必將所有精力都放在找家人上,或許你可以多了解了解中天之樞,說不準其中的一些東西就能夠給你啟發,讓你更快速地找到自己的家人呢?「。

羅空點了點頭,他承認栗子說得有道理,事實上,他早就開始熟悉中天之樞了。

先不說其他的,就是中天之樞的風土人情就足夠他了解一陣子了,他這些天才知道,有些小世界的實力並不比中天之樞的星球弱,就比如他聽說有個世界叫道紋世界,裏面竟然又數十名界主級強者,就比他腳下的微奴星多了好幾倍。

羅空嘆了口氣,若是姬天馳入侵的是道紋世界的話,或許他就不用這麼着急地上來了。

三天後,兩人登上了前往恆天星的星舟。

羅空和栗子在登船處等待着,突然,一道銳利的目光穿透人群的阻隔,準確地落到了羅空和栗子的身上。

羅空瞬間便察覺到了這道目光,他四下查看着目光的來源,卻發現那目光的主人似乎早已經退走。

羅空眉頭一皺,不再尋找,但是心中已經警惕起來。

一人站在暗處,身軀完全被一層法陣所遮蔽。

他鬆了口氣,說道:

「報告壇主,目標身邊出現不明身份強者,疑似界主級,我被發現了,請求支援。「。

……

兩人剛一登上星舟,羅空便帶着栗子飛快地找到了他們的房間。

栗子有些摸不著頭腦,她問道:

「是出了什麼事情嗎?」。

羅空點了點頭,說道:

「我們被人盯上了,

栗子聞言,瞬間緊張起來,她問道:

「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?「。

羅空說道:

「出了必要情況,其他時間還是老老實實地呆在房間里吧。「。

栗子點了點頭,她已經猜到了是哪個勢力盯上了自己,只是不好向羅空說而已。

自從上次兩人被盯上之後,一連過了半個月,那些盯梢的人就再也沒有出現過。

羅空還真的有點擔心,星舟已經走到中途,距離下一個星球也最多只有半個月的路程了,他看了一下星圖,發現他已經來到了兩顆相距最近星球的中間。

羅空對栗子說道:

「這裏是距離其他星球最遠的位置了,而且星海巡探剛過去,若是星盜足夠機敏,他們現在就應該行動了。」

栗子面色凝重,她明白羅空是什麼意思,她也有些擔心,她擔心真得遇上星盜,羅空會直接棄她而去……

羅空看出了栗子的擔憂,他說道:

「你放心,答應你的事情,我就是拼了命也要完成。」。

栗子聽到這句話,緊張的心情才稍稍的緩和了一些。

突然,轟隆一聲,像是有什麼東西和星舟相撞。

羅空聽到這動靜,眉頭一皺,暗叫一聲不好。

他雖然不知道這種動靜是什麼東西弄出來的,不過他可以想到,接下來一定是馬上要進入戰鬥了。

羅空對栗子說道:

「你先在這裏等着我,鱗片拿好,若是遇到危險,就趕快朝裏面輸入你的靈力。」。

栗子面色凝重地點了點頭。

羅空眉頭微皺,他走出了房間,來到走廊里,發現這艘星舟的壓船者早已經嚴陣以待了。

羅空的目光向船首看去。

剛才的動靜就是從船首傳來的,剛才那裏還有一門巨大的炮,現在卻已經空空如也了,羅空嘆了口氣,他已經明白,這艘船最大的遠程火力已經被廢掉了,剩下幾門副炮雖然還能發揮一些作用,可是要地抗住所有星盜的攻擊,基本上是不可能了,可能過幾天,星盜就可以攻上船來。

羅空明白,他一定要準備準備了,至少要將栗子保護好,必要的時候他可以乘着救生舟離開。

羅空在上船之前就弄到了救生舟的具體位置,防的就是這一刻。

但是羅空現在要先弄清楚這群星盜的具體戰力,在評估一下有沒有必要執行「預案」。

很快,戰鬥便打響了,只見星舟兩側的六門副炮交替開火,那些星盜一時間還近不得船身。

但是羅空卻一眼看出,這張火力網並不保險,星盜隨時都可以攻上船來,他們現在沒有這麼做,只是想要減少一些損失而已,畢竟他們圍攻星舟的炮可不止六門。

羅空嘆了口氣,他回到房間里,對栗子說道:

「收拾一下,準備隨時撤。」。

栗子錯愕地問道:

「難道這艘星舟要失守了嗎?」。

羅空點了點頭,說道:

「對,我們要快點去救生舟那裏,這船上有內奸,我們若是晚一步的話,可能就走不了了。」。

栗子問道:

「你是怎麼知道的?」。

羅空解釋道:

「船上的主炮第一時間被摧毀了,我看了一下,船首的法陣是最厚的,根本不可能在一瞬間被擊碎,尤其是那主炮堅硬無比,再加上整個進攻過程如此順利,若是沒有內鬼,我根本不信。」。

栗子點了點頭,對羅空說道:

「你先稍等一下。」。

羅空點了點頭,隨後,栗子走出門外,她看着不遠處激烈的戰鬥,趕快退了會來。

栗子問羅空:

「要是救生舟走不了怎麼辦?「。

羅空說道:

「那你就躲在救生舟里,不要被發現,我幫他們守住這條船。「。

栗子看着羅空,眼中有神采。

。 陳宇心中一動,這女子肯定有事,聯想起之前有大學生被拐賣到大山深處,被人強行當做媳婦的事,陳宇突然覺的,周圍這些人的善良表面上,似乎藏着一顆豺狼似的心。

「陳先生,真對不起啊,老常這個媳婦精神有些不正常,今天的事情真的太感謝你們了。」村長笑道。

「村長先生,有些事我一直不明白。」陳宇一直說出了自己內心的疑惑:「你們這裏如果想出谷挺難的,而且你們村子裏的人並不多,如果是結婚生子怎麼辦?三代內可是不能成親的。」

「這…」村長神色微微一變,他怎麼也沒有料到陳宇會問出這麼一個問題,但隨即他笑了笑道:「我們這繁衍後代的方式比較特殊,說了陳先生也不了解,中午了,陳先生隨我吃飯吧。」

陳宇點點頭,村長的態度明顯有些搪塞,但既然他不想說,陳宇也就不再多問,他便隨着村長回去吃飯了。

吃完飯以後,陳宇和衛鴻葉等人碰了個面。

「葉小姐,陳先生,今天我借口在村子附近轉了一圈,已經大致看出來了,南邊的大山處為地脈交匯之處,是一處絕佳的靈地,但道分陰陽,無極缺一,所以絕佳的靈地處,必伴有地氣升騰的極惡之地。」

「蔓越流心所處之地環境惡劣,應該就是在南邊山上,但那個地方是他們族中的聖地,一般人不能靠近的。」衛鴻葉道。

「和我所想的差不多,今天下午我借口去山上採藥,為他們村子裏的老弱治病,也許能找到點東西。」陳宇微微的點點頭。

「我陪你一起去吧。」葉清凝道。

「這就不用了,地勢複雜,我一個人去就行。」陳宇搖搖頭。

葉清凝的嘴張了張,現在的她對陳宇產生了一絲微妙的情愫,不知道為什麼,她總想接近陳宇。

一邊的葉青龍也看出來了不對,但他嘴張了張,還是沒敢出口說什麼,他只是狠狠的瞪了陳宇一眼,心想自己老姐這顆好白菜,難道要便宜陳宇了?

下午,陳宇隨口找了個理由,便向南邊山上進發了。

這個地方是巫族的聖地,邊上有村民把守,任何人不得誤入的,但是以陳宇的實力,輕輕鬆鬆的繞開這地方也不是什麼難事。

一路向山上走,陳宇背着個大葯筐,一邊收集草藥一邊看着山勢。

雖然有空間手環,但這東西是神器,能不泄露就不泄露,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。

這地方几乎無人涉足,很多難得一見的珍貴藥物都能在這裏找得到。

陳宇一邊前進,一邊采著葯,然後時不時的拿出羅盤,勘測一下方位。

衛鴻葉說的沒錯,這地方是一個地脈交匯的靈地,但物極必反,大凡福地之處,肯定會伴着凶地,而且這個地方,靈地與凶地幾近重疊。

如果沒錯,葉清凝所得的蔓越流心所在之地,和巫族的族地位置相去無幾。

確定下位置之後,陳宇便一路下山了,現在天已經擦黑了。

「陳宇,你回來了。」剛踏上回村的小路,葉清凝便在一邊出現了。

葉清凝一直在等陳宇,直到陳宇回來,她才鬆了一口氣。

「你怎麼在這?」陳宇詫異的看了一眼葉清凝,這地方太過於神秘,而且處處透著危險,天黑后更是危機重重,葉清凝在這幹什麼?

「我等你回來啊。」葉清凝跑到陳宇跟前:「你沒事吧。」

「沒事,我能有什麼事?」陳宇笑了笑。

「你走後村長過來了,我說你去採藥了,他告訴我山上有不幹凈的東西,你去了之後我們又聯繫不上你,所以我就在這裏等你了。」葉清凝道。

「快回去吧,這裏確實看起來複雜。」陳宇拉着葉清凝的手就向前走。

突然,一條人影猛的撲了過來,撲通一聲跪在兩人的跟前。

這條人影正是白天見過的月秀,她懷裏抱着一名不到一歲的嬰兒,跪倒在兩人跟前哭喊道:「陳先生,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吧,他已經高燒好幾天了,我實在是沒辦法了。」

「是你?孩子給我。」陳宇吃了一驚,連忙接過孩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