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連雷極自己都被這恐怖的威能震回了地面,將地面砸出了一個天坑!

「九雷落!」雷極完全不過不顧,還未起身便是雙手結印,再次施展【天雷灌體】!

天劫好似雷極的行為徹底激怒,竟是直接降下足以泯滅方圓千米的劫雷海!

那劫雷海好似一道直徑數千米的光柱,將螻蟻般的雷極籠罩其中!

雷極沒有斷掉【天雷灌體】的術法,而是挺起胸膛,去迎接那猶如塌天陷地的劫雷海光柱!

已是必死之局,逃無可逃,避無可避,他又有何可懼!

最好的止損辦法便是以自身為祭,使本體及其他分身感悟天劫意志!

澎湃的能量隨著【天雷灌體】的引導,洶湧無比的灌入了雷極的胸膛!

雷極忍不住發出了痛苦的咆哮!

「啊啊啊!」

嘭!

雷極的咆哮並沒有持續多久,便被雷劫撐爆了身軀,炸成了齏粉!

……

「唉…」老先生看到雷極炸成了齏粉忍不住發出一聲嘆息:「終究是尋釁天劫,其終極目的只是滅殺尋釁者…可惜了這幅身軀…」

「不可能!不可能!念尊大人怎麼可能會被這區區天劫所滅殺!絕對不可能!」

鯊猩狐也看到了雷極炸成齏粉的場景,但他無論如何也不肯相信,那猶如戰神般的雷極竟會隕落於天劫之下!

「死了就是死了,能死在如此天威之下,也不妄他的降劫天體了。」老先生寬慰道。

他倒是看得開,只是一副分身而已,就算是本體與分身一同炸成了齏粉又能如何?又不會真正的死掉,以莫情的天賦實力,只需幾載便能重回巔峰!

「不可能!念尊大人不可能會敗於天劫!」鯊猩狐雙目赤紅的怒吼道。

「你別這麼激動,死的只是你們念尊大人的一副分身而已,這種級別的分身,只要他想,要多少有多少!」老先生忽然覺得自己小看了鯊猩狐,這傢伙還挺有趣。

「分身也不行,念尊大人尊貴的軀身怎麼可以因我而死!」鯊猩狐也算是接受了事實,他的內心開始湧出恐懼的情緒…

念尊大人的一尊分身因他這個雜種而隕落,這種後果他承受不起!

哪怕是念尊大人不會怪罪於他,以狐葉為首的念尊夫人也不會輕易饒他!

「行啦,你別自己嚇自己了,只要你以後廣開後宮好好修行,也不算負了莫情對你的重視,大不了我幫你向狐葉說情。」

老先生慧眼如炬,只是觀察鯊猩狐的神色便能將他的心思猜的一清二楚。

「謝…謝過老先生…」鯊猩狐顫顫巍巍的行禮道,雖然有了老先生的庇護,但鯊猩狐還是覺得脊背發涼。

「嗯?」老先生的眼中閃過一道精光。

雷極已死,為何這天劫與劫雷海卻是久久不散?

莫非實在轟擊那隻玉扳指?

不像…那隻玉扳指可是一件不遜於整個結念之界的至寶,這天劫也只是結念之界的天劫,根本沒資格對玉扳指下手…

老先生知道的事情遠比莫情多的多,甚至就連莫情的成長路徑都是被他看的一清二楚!

那件東西意味著什麼更是有人早已相告於他,甚至就連他與莫情羈絆都只是有意而為…

可以說,他是一個看過劇本的人,只需要按照劇本行事即可…

……

在莫情的心裡,已經將雷極之死當成必然之事,故此,在那最後一道雷劫落下的時候,他與執罰者都沒有對其伸出援手,因為沒必要。

他與其餘分身只要將雷極犧牲前對天劫的感悟整理好即可,以便下一道分身取用。

只是,此時的一切已經超脫了莫情和希雅的理解!

因為他與雷極的心意相通還在!

雷極還沒有死透!

可是他和其餘分身皆是感知到雷極已經形神俱滅,軀身化為齏粉,靈魂化作虛無,為何還會存在心意相通?

執罰者想了想,準備再次降下【神聖意志】將雷極的意識喚醒,助他挺過尋釁天劫。

「不要!」執罰者剛有動作,便被希雅喝止。

「雷極還未死透,應助他重組神體再戰雷劫!」莫情皺眉道。

「向死而生,雷極現在可能進入了一種奇妙的意境,極有可能死而復生!或者說是劫后重生,更進一步!」希雅大膽的猜測道。

「什麼!」莫情驚叫道。

「你要做的便是借雷極的這道意識繼續感悟天劫之力與天劫意志,助雷極一臂之力,而不是強行打破這種狀態!」希雅嚴肅道。

「依你所言!」莫情點了點頭,便開始繼續感悟天劫之力與天劫意志。

由於雷劫的轟擊,就連遠在西方大陸和南方大陸的正義和衣執度都被貫通了心意相通,萬族修士亦是如此。

既然已經被雷劫貫通了心意相通,那便一齊助雷極參悟天劫之力與天劫意志!

……

恐怖的劫雷海光柱已經持續了兩月有餘,期間不曾發生任何變化。

倒是有不少強者感應到了這處偏僻之地的滾滾天威,前來查看。

更是有幾個無知之輩發動武技轟擊劫雷海光柱,竟是直接引動了尋釁天劫,沒挺幾下就化為劫灰。於是,王末就把他要對付別西卜的想法闡述了一遍,一旁的衡華越聽越震驚。

這傢伙哪來的自信心,要對付那位高高在上的新王,這不是找死是什麼!

「你要對付別西卜?」

「嗯呼?」

「你有幾成把握。」

「無數成…..」

「……」

突然,雙方正在互相探討應該怎麼討伐別西卜的時候,一個人影急急忙忙的飛奔過來。

衡華記得這傢伙是叫廖武,是聶和光身邊的侍衛。

「稟、稟告兩位大人,大事……

《我不想當魔王》第346章.楊鳴抵達鬼族聽到凡楊的話后,他們都有些恍然,原來是這樣,原來凡楊是想讓他們得到更多的願力,所以才讓他們出面,什麼練習啊這些都只是說詞罷了。

小主人,我覺得你比我們更需要願力吧!你的本命世界太強了,一星半點是不太可能升級的,如果你不升級,對你修行的提升,可是很難的。

不用為我擔心,我自己的事情自己學是會處理的,不過我就在想,我要不要出去了,這次我想在家閉關煉器,就是這些個機器,我得加快我的進程才行,不然……

《全職鎮守》第五百零四章:讓人害怕的眼神 旅遊大巴車開到哨卡旁,車上的人有的議論,有的發牢騷。好像他們不滿意這裡的軍事活動。但不滿歸不滿,但也得照常執行,這是軍事行動,再沒有比這重要,比這更嚴肅的事情了,就連地方管員也得配合。

伴隨著車輪聲,車內也漸漸熱鬧起來。只聽有人發言道。

甲說:這幾天怎麼到處都看到兵,是不是要打仗了。

乙說;不會吧!如果打仗,我們鄉里、村裡一點反應都沒有,他們該會通知我們的。

一個頭戴帽子的,像是做買賣的人則說,這個年月,都忙著掙錢,誰願意打仗。

又一個人插進話來,這個人穿著打扮像個文化人:你們都說錯了,你們守著四處不著邊,窮了巴嘰的地方,一年也不出去一趟,當然不知道世界形勢。有人不願打,可也有人願意打。

甲不同意說,誰願意打仗,打仗就要死人,你願意死啊!

「嗨,你這人咋說話呢!」文化人不愛聽了,「好死不如賴活著,說我願意死,你是找死。」

甲站起來說,「再說一遍,看我不揍死你。

「你敢!」

乙站起來勸架,「說的好好的,怎麼就要打起來了。」

甲火氣十足地說,「你沒聽他說嗎!說我們窮了巴嘰的,那意思是瞧不起咱們。你看他那窮酸樣,一看就不是本地人,說我們這窮,有本事你別來啊!」

他的話挑起了頭,車上的其他幾個農民模樣的人頓時醒悟過來,憤怒地指向文化人,「媽媽的,敢說我們窮,揍他,」

「對,揍他。」

一時間,車上亂鬨哄的。

只有一處是靜止的,那就是佟雷和幾個士兵坐著的地方。

佟雷本想專門找一輛大巴車,把他這個分隊的戰士一次運過來,但一考慮到戰士們的身份與眾不同,所以打消了這個念頭。如果能神不知鬼不覺地混進敵方,只有一個可能性最合適,那就是混與民,藏於民的辦法,採取像古人說的,大隱隱於市的類似手段。

從車上人員看,只有佟雷身旁的這幾人顯的與眾不同,其他一切照常。因為,這些人每人身邊都放著一個大包裹。這包包裹是有些特殊,因為裡面裝的是武器,所心才與眾不同。正因為這幾個大包,才引起車上人的注意。不時也有乘客朝他們貓上幾眼,大約是在猜側包里的東西。

其實也沒啥,你不說,我不說,這就是正常,誰不帶點東西出門!所以,常出差的人都懂得這個理,乘車在路上就是要多睡覺,少說話,更別多管閑事,麻煩自然就很少落到你身上,否則,說不定哪個地方的說話得罪了人,那就是炸藥包炸響的導火索。

現在,他們只要管好自己的物品就行了,而且,你又不是公安的,看了不順眼的,也沒必要大驚小怪。

就這樣,大巴車一直都是平平靜靜地向前開,開到了哨卡旁。沒想到,就在接近哨卡時,車上卻出現了這一檔子事,讓眾人鬧了起來。

班長柳同看著這些人吵吵鬧鬧的,實在是有些看不下去了,他怕這些人打起來。作為軍人,如果眼瞅著老百姓打架不管,真要是出了嚴重傷人事故,責任你是躲不掉的。因此,他想去調解,覺得不制止,不符合軍人的身份,別管是他們穿的是軍裝還是便服。

柳同想到這,準備站起來。這時,他轉頭看了眼佟雷,迎接他的不是鼓勵,卻是佟雷冰冷的目光,意思是在告訴他,坐下,不要多管閑事。

既然是班長不允許,那就不管吧!管了也沒好。柳同想到這,重新坐牢車椅,跟著汽車一起顛簸。

柳同忽略了一個問題,他們是執行任務來的,目的就是要隱蔽,身份暴露就等於行動失敗,總不能因小失大吧!所以,佟雷制止了柳同的衝動。

加上佟雷在內,除了前面那些不明身份的人員外,我們能猜出身份的,一共六個人。

有人問了,只有他們六個人,就想完成炸油庫、控制水廠的任務嗎?當然不是,佟雷這個中隊有三十幾個人,他是分了幾撥,另外的幾撥在哪裡!暫且不提,一會就會出現。

前面的人吵的吵,罵的罵,終究還是沒有打起來。

不是這些人覺悟有多高,君子動口不動手,而是那個文化人主動繳械投降,這就叫好漢不吃眼前虧。

文化人知道自己一句話引起眾怒。如果在某個大城市,或自己的家鄉,他會與人爭論到底。可面前的都是本地人,他們抱團對付他這外來客,或者說是驢友也成。真要是被人揍了,這人生地不熟的,又是如此的荒涼,想找個報案的地方都沒有,這個虧可不能吃,於是,他抱拳向其他人承認不對,連聲說,

「對不起,對不起,是我口無遮攔,惹了諸位,還望大人不計小人過,原涼在下。」

這一通說,現場的人怒氣消了大半。文化人滿口的古文加現代的說法,還真顯示出了他身上的文化素養。終究有多高的文化沒人知道,最起碼,車上這些牧民打扮較為多的人相信了他。

就是因為,他們平常聽慣了他粗野的說話方時和罵人的口氣,很少有人講文明語言,一旦聽到了,就像是火遇到水一樣,不被熄滅,也會減弱。隨後,這些人紛紛落座。

正所謂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。眼看著大巴車在哨卡旁停了下來。

哨卡很簡單,就是旁邊有簡易棚子,路**架上木樁製成的鐵絲網,象徵性地阻止人員的硬衝過去,便於停下來接受檢查。

只見一名士兵站到了路**,開始向大巴車擺手,讓停車。在他旁邊掩體內和掩體外的人,均是荷槍實彈,而且緊盯著目標——大巴車。這些都是我們在電影中常看到過的,不過多解釋。

司機聽話地把車停下,打開車門,而後,有幾名戰士上車檢查。這個動作很正常,不正常就在於剛才吵架的一些人余怒未消。

百姓都是很聽話的,無論誰執掌這個因家,只要能讓民眾安居樂業,他們都原意服從,誰不想安安穩穩地過日子,去找麻煩,除非那些不法之徒。

卡子上的幾名解放軍戰士上車后,首先是打量車上人員外表,看穿著打扮,看面臉色容貌。士兵們一個個地看過來,突然間卻盯上了這個文化人。

「同志,請把你的身份證拿出來。」一名戰士說。

文化人剛才還憋著一肚子火,這會可找到撒氣的地方了。他知道解放軍戰士是不會打人的,即使氣他們一頓也無可無不可。這些戰士不像警察,還可以給某個人定個擾亂公共秩序罪名,先抓走再說。文化人既然如此地了解放軍戰士,因此也就不會錯過這個搞油頭的機會。

「憑什麼看我的身份證,你們又不是警察。」文化人不理不彩地說。

「對不起同志,現在是軍事演習,軍民有合作通告。」這名戰士耐住性子解釋說。

「軍民通告?」文化人故意找茬說,「拿來看看。」

戰士說,「對不起,那是文件材料,已經發給各機關部門,我們只是執行任務,按上級指示執行,這裡沒有。」

「那就對不起了,」文化人還是顯得大言不慚。

沒想到,這個戰士頓時火了,也帶著幾分火氣,「請您配合。」

「喲喝,」文化人抬頭瞪向那名戰士,「火氣還挺大啊,我見過的解放軍多了去了,沒有一個像你這種態度。」說著還抬手去指人家的鼻子。

文化人的挑釁行為,不光是惹惱了上車檢查的幾名解放軍戰士,就連同車的百姓也看不下去了,特別是剛才要揍他的那幾個當地牧民,也出來幫助解放軍戰士說話,

「你這人怎麼這樣,人家解放軍戰士是執行任務,你配合就是,哪來這麼多廢話。」

文化人故意不理哪些人,「土老冒,懂什麼,沒見過大天。」這文化人還是一付滿不在乎的樣子。

「你說誰是土老冒。」一名牧民上前要動手。

解放軍戰士趕緊伸手緊制止,「不要吵,不要吵,大家都讓一讓,先不要發火,解釋清楚就行。」

「我跟你們下去,不在這車上了,跟著他們晦氣。」文化人突然找了個理由,而且不顧勸阻,邊說邊向車下走。

這時,把在門口的另一名戰士把文化人截住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