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欣悅看著那個毅然離開的背影,有些受傷地垂下了腦袋,升出陣陣寒意。

若不是旁邊燃著的火堆帶來的暖意,她會覺得自己將陷入冰凍之中。

。 老人帶著羅天穿過前廳,來到了別墅後面,進入了又一個小院落中。

院落中,栽種著一些花草,修建了一個木亭,還掛著一個牌匾,上書清凈無為四個繁體字。

木亭下,擺放著一整套實木的茶几,和泡茶的工具。

整個環境,令人很愜意。

要不是實力不允許,羅天也都想弄這麼一個小院子了。

住起來肯定很舒服。

不過,羅天這時候卻是看到,在這院子的另一邊,卻是擺放了一些木盆。

足足有七八個木盆,和正常浴缸那麼大。

而且,每一個木盆里,都盛放著滿滿的水。

可羅天鼻頭動了動,聞到了一絲絲的中藥味道,從那些木盆中散發出來,但從表面上看,那木盆中的水沒有半點摻雜了中藥的樣子。

「老爺子,那些木盆是……」

好奇之下,羅天不由出聲問道。

老人端坐在一張桃木椅子上,聞言,看了一眼那些木盆,隨即輕聲道:「仙兒身體有些不好,每天都需要泡一泡,那是葯浴用的。」

「身體不好嗎?」

羅天想到了仙兒那有些清冷,卻無比精緻的臉龐,看起來,氣色挺好的啊,整個人給羅天的感覺,也是很朝氣滿滿的。

可畢竟和人家不熟,也不好問太多。

點了點頭,羅天也是沒怎麼客氣,坐到了老人的對面。

兩人相對而坐,老人手法嫻熟的泡了一壺茶,給羅天倒了一杯。

「這是一個老朋友送的茶,味道還不錯,嘗嘗。」

羅天笑了笑,拿起茶杯,聞了聞,茶香撲鼻。

心中微微有些詫異。

雖然平常很少喝茶,但這段日子,和庄華國經常聊天,也喝了不少。

可這茶的香味卻是羅天迄今為止,聞到過的最香的。

這種香,不是那種直衝鼻樑的香,而是余香環繞,很是溫和,聞過之後,羅天都有種精神一震的感覺。

輕抿了一口,最後一飲而盡。

整個人都舒坦了。

「好茶!」

羅天沒喝出這是什麼品種的茶,反正很好喝,加上老人這神秘的身份,這茶肯定不是一般的茶,甚至,羅天感覺比庄華國家裡的那極品龍井都還要好。

當然了,這茶里也並沒有蘊含靈力。

原本羅天還以為這老人所喝的茶,也同樣會具有一絲絲淡淡的靈力的,可事實是羅天想多了。

也是,別墅外面的院子,已經有那麼多蘊含靈力的農作物了,這要是什麼都蘊含靈力,羅天真會覺得,這老人是個修仙者了。

「平常有喝茶的習慣嗎?」

老人也輕喝了一口,看到羅天那略帶享受的表情,也是笑了笑,說道。

羅天搖了搖頭,道:「很少喝,平時也都是和庄老爺子喝一點,其他時間,還真沒這個習慣。」

「庄華國嗎?多年前見過幾次,是個人物,白手起家,一步步走到今天這一步,就算是我,也得說一聲佩服。」

說到庄華國,老人眼中浮現了一抹精芒,但很快就收斂而去。

明顯,是想到了什麼事情。

聞言,羅天倒是有些好奇了,不由問道:「您和庄老爺子認識?」

「算是吧。」

老人又喝了口茶,話題微轉,看著羅天說道:「練武多久了?」

這話題轉的,讓羅天有些措手不及。

一時間,竟是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了。

嚴格來說,羅天開始正式修鍊,到現在,也不到兩個月。

可要是如實說了,不說老人會不會信,就算信了,那要怎麼解釋,兩個月不到的時間,就達到了內勁初期的層次?

雖然羅天遇到的武者並不多,但也或多或少知道,尋常人,要想達到外勁,都需要至少十年日以繼夜,百倍努力的苦修。

饒是天才,也需要好幾年。

更別說內勁了。

就算是真的有一些天才俊傑,也需要幾年,才能達到內勁吧?

而羅天呢,兩個月不到,就達到了內勁層次,確實是有點誇張了。

要不是羅天誤入了個女妖精群,獲得了不少好東西,尤其是那三竅洗髓丹,將羅天修為實力直接拔升到了外勁,羅天想要達到內勁,至少也得需要許多年的苦修。

可若是隱瞞的話,眼前的老人這般神秘,深藏不露,完全看不透的,絕對能一眼看出來。

所以羅天現在陷入了糾結中。

「這不能說嗎?」

興許是看出了羅天的糾結,老人輕聲道。

羅天訕訕一笑,點了點頭。

老人笑了笑,隨後上下打量了羅天一番,開口道:「觀你面相,四肢骨骼,練武應該沒有超過一年吧?」

此話一出,羅天心中頓時一緊,同時滿是震動。

開玩笑吧?

這都能看出來嗎,雖然不太準確,可也足夠令人震驚了。

難道這老人會看相?甚至,還會那傳說中的相術?

從他面上和身體,就能看出練武多久了?

但老人既然都這麼說了,羅天儘管無奈,但也只能嘆了口氣。

將心中震動壓下,羅天開口道:「不錯,我練武的確沒超過一年,您這雙眼睛還真是厲害。」

「一年不到,就達到了內勁的層次,說你是天才中的天才也不為過了。」

聽到羅天的回答,就算是以老人的見識和城府,眼底也是浮現了一抹驚詫。

這般年紀,練武卻不到一年,竟是能達到內勁層次,這在老人認識的年輕一輩中,好像還沒有人做到過。

就算是京都葉家的那個小傢伙,東北贏家的天之驕女,也是用了七八年才達到這個層次。

眼前這羅天,看起來不像是什麼世家子弟,這著實讓老人有些吃驚。

不過,也只是驚訝一下,老人就恢復如常了。

「過譽了,只是運氣好,獲得了一些機緣,至於什麼機緣,老爺子恕小子不能說了。」

羅天這會兒也是坦然了,反正不能說的打死不會說,至於老人會怎麼想,隨意。

因為老人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,羅天有一個全是真正的,擁有毀天滅地能力的女妖精群。

老人聽到羅天的話,眸光微動,但而後也是點了點頭,道:「明白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,老頭我還是懂事理的。」

頓了頓,老人視線微動,望向別墅內,朗聲道:「仙兒,你來一下。」

。 林天成和荒野主宰雙方瘋狂的對轟術法,只是荒野主宰根本不懼任何傷害,對於林天成轟出的術法根本不躲不閃硬接了下來,而林天成卻因為閃避之下活動的範圍越來越小了。

當荒野主宰將林天成壓制在一個小角落的時候,身上的雷霆之光大作,所有人見狀頓時心中頓時一緊。

「不好,林天成有危險!」

「也不知道林天成能不能扛過這一招的轟殺,之前他們的交戰也沒能看出端倪,如果林天成能抗的住荒野主宰的轟殺那接下來的戰鬥還有看頭,否則的話……人族必將隕落一位大神。」

荒野主宰圍困住林天成之後,萬千雷霆如雨幕一般落下,轟擊在林天成身上也未見有何成效。

不過荒野主宰似乎並不在意,只是將林天成困在原地,雷霆宛如不要錢一般接連不斷的湧出,似乎想將林天成轟殺到形神俱滅為止。

林天成此時也一臉淡定的站在原地,撐起道元碑硬撼這無數雷霆,雙目金光流轉,正在解析荒野主宰身上的奧秘,為泯滅做着鋪墊。

「放棄吧,在我的面前,你是沒有機會贏的!」荒野主宰囂張的笑道。

「星辰滅!」

一聲怒吼,只見一道宛如星辰璀璨的能量在空中浮現,朝着林天成急速隕落而下。

林天成轉身看着虛空中浮現出的能量風暴,眼中閃過一抹寒色,這樣毀天滅地的招式堪稱無人能擋!

只是,他並不是十分在意,不但臉上沒有升起絲毫懼怕之色,反而原地盤膝而坐,嘴角微微翹起一絲弧度,彷彿根本不講這恐怖的能量放在眼中。

「你說這麼多無非就是想擊潰我的反抗之心,但是在我看來,你這招式也有弱點,萬事萬物相生相剋,你說你無敵,我不信!」

「今日,我就斬你證道,看你是否真的無敵於世!」

頓時,只見林天成身上爆發出狂暴的氣勢,二人所在的空間內地面瞬間坍塌,從地底噴涌而出狂暴的魔炎無窮無盡的魔炎彷彿要焚滅這天地一般!

狂暴的魔炎直衝天際瞬間衝散了雲霄,所有人都覺得這一瞬間彷彿世界坍塌了一般,在這樣狂暴的魔炎之下真的很難相信有什麼生物能活下來。

眾人心中生出一絲疑問,強如荒野主宰,是否能在這狂暴的魔炎之下活下來。

「這真的是七星道祖巔峰境的修士能轟出的招式?為什麼我感覺現在我對自己的境界這麼不自信了?」

「別說了,無論是剛剛的星辰滅還是現在的魔炎,都已經超出了我們所能發揮出的極限,這二人當世無敵!」

「我就擔心即便如此強大的魔炎也無法傷到荒野主宰半分,如果真的是這樣,那當世真的無人是它的對手了。」

和林天成關係匪淺的人此時都緊張的渾身顫抖,雖然他們也驚訝林天成轟出的魔炎威力強大,但是他們更清楚林天成面對的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。

漆黑如墨的魔炎沖刷著這片天地,大地融為岩漿,雲層散成碎屑,就連靈力都被焚燒一空。

然而,讓人難以置信的一幕發生了,只見荒野主宰巨大的身軀緩緩的走了出來,任憑魔炎沖刷肉身不動如山。

「你很強,可以告訴我你是怎麼做到的嗎?」荒野主宰眼神死死的盯着星辰滅隕落之處。

只見林天成也毫髮無傷的緩緩走出塵埃之中,身上光芒萬丈無盡的靈氣,自內而外,直衝天際。

「很簡單,你的星辰滅雖然強大,但是也是建立在靈力範圍構造之內,天地萬物相生相剋靈氣能構造出如此強大的招式,就能泯滅這樣的存在,亦如水能載舟亦能覆舟!」

「你不過是引導靈氣按照一定序列排列構成的這術法,只要我反向推演,它自然對我毫無威脅!」

話落,只見四周原本滔天的氣息瞬間泯滅不見,連帶着滔天的魔炎也如溪水一般徑直讓開了一條道路,僅供林天成通過。

靈能不滅,一定的情況下,他林天成也是無敵的存在!

當然,靈力總有盡頭,所以林天成也不敢託大,而是小心戒備着荒野主宰。

荒野主宰眼神森寒的盯着毫髮無傷的林天成,點了點頭,「既然如此,你再接我一招!」

話落,星辰滅再現,拖曳著橘黃色的尾焰再次轟向林天成。

林天成負手虛空,目視星辰滅,一臉淡笑,「這樣的威力可傷不了我!」

聞言,荒野主宰氣的想要吐血,對方這是擺明了在羞辱自己!

生爐子下,荒野主宰加大了星辰滅的靈力灌注,頓時威力再次直線攀升,狠狠的撞在了林天成的身上。

星辰滅的威力席捲八方,卻依舊沒有傷到林天成半分!

荒野主宰臉色頓時一變,他此時才算是真的相信了自己無法傷到林天成,至少在林天成靈力耗盡之前他是沒辦法做到這一點的。

「你這是在反塑靈氣?你怎麼可能做得到!」荒野主宰臉上第一次出現了畏懼之色。

要知道一旦林天成真的能做到這一點,說明他有足夠的辦法能完結自己體表的防禦,也就是說林天成有殺死他的本事。

林天成微微一笑,「不錯,不過我一般管它叫泯滅,不知道你一會是不是能接下這一招呢?」

「不可能,就算你掌握了這一招,想泯滅我你也不夠!」荒野主宰怒吼道。

林天成一邊解析著荒野主宰的星辰滅,一邊皺眉看向地表某一處的深坑之中。

當他周身靈力泯滅了差不多的時候,發現地表深處有一恐怖的氣息似乎正在窺視自己。

這個感覺,當初在荒野上第一次見到荒野主宰的時候也有過,只不過那個時候是荒野主宰本體過於龐大,所以也沒當回事,現如今荒野主宰幻化的真身就在面前,可是那熟悉的窺視感又來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