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中一個西裝男點頭笑了笑,從車裏拿出了一份合同說:「朱邪先生,請您過目。」

朱邪打開仔細看了看,雙眼忍不住的狠狠一抽,一股無形的怒火從胸口騰起,簡直欺人太甚!

這上頭所寫很簡單,捉妖師以後不能再出現在第六工業區內,在工業區內的捉妖師要驅逐出去,這很明顯就是針對朱邪設定的。

朱邪生氣的合上合同,一把摔在了這個西裝男的身上,手指著身後的樓房怒道:「我可是這裏的房東,這棟樓的房東!」

「朱邪先生不要生氣,據我們所知,您只是二手房東。」那個西裝男繼續說道。

朱邪氣的嘴角一抽,無話可說,他的確是一個二手房東。

「請朱邪先生轉讓出去好了,不然叫真正的房東回來和我們談。」西裝男帶着一副吃定朱邪的樣子。

拿着礦泉水灌了一大口之後,朱邪平復了一下心情,拉開大門,同時對他們說道:「叫郎仲來見我,你們沒資格和我談!」

這他么叫什麼事!

朱邪心裏那叫一個鬱悶,回到王霞家裏,暴躁的跺了跺腳,坐在了沙發上。

早上唐悅才剛剛簽了合同,現在雪狼族就整這麼一出,真當他們好欺負?

典藏書妖:朱邪,你不用生氣,這很正常的。

「正常?哪裏正常了?他們就是故意的,想要把第六工業區打造成和狐妖街那些街道一樣的地方!」

典藏書妖:就是這樣的,而且挑選在這個緊要關頭上,雪狼族是有陰謀的,有玉藻前那個大妖為非作歹,道宗不可能空的出手來和雪狼族交涉,所以他們就是趁著這個時間段,以極快的速度穩定下來,等道宗解決了玉藻前,這裏也就穩定了,即便是道宗也不可能破壞平衡與穩定,只能承認他們的街道。

看著書頁上的字跡,朱邪這才恍然大悟,典藏書妖真是讀書多了,講的還真有道理,事實上,還真的是這樣的一個道理。

如此以來的話,郎仲來見他是肯定的,按照他們的態度來看,郎仲有很大概率是要交涉購買王霞的這棟樓了,這事得提前聯繫一下霞姐才行。

一想到這裏,朱邪內心苦澀無比,霞姐臨走時好端端的把家交給他,做這麼個二手房東,這才一個月的時間,就出了這樣的事情,人霞姐回來家都沒了。

懷着複雜的心情,朱邪撥通了王霞的電話,此刻已經正午時分。

「嘿嘿,小邪啊,最近幾天怎麼樣呀?」王霞接到電話就咯咯笑了起來。

朱邪跟着笑了一下,開門見山道:「也就那樣,霞姐,給你打電話有件事得給你說。」

「你說唄,你我之間還那麼見外,快說。」

朱邪一五一十的把這件事情說了出來,同時也簡單描述了一下寧海市當下的複雜情況。

聽完這些之後,王霞沉默了。

「霞姐,其實這件事情跟你沒什麼關係,只要你再找個二手房東,我離開就好了,所以我想……」

「什麼你想,你為什麼要離開!」王霞帶着責怪的語氣說道:「我回去之後,我也是捉妖師了,他們這個樣子,是不是也要趕我走,放心吧小邪,沒事,等你見到那個郎仲,打視頻,我親自和他對話!」

「那霞姐,你得想好對策。」朱邪緊繃着嘴唇說。

「放心吧,我會的,你別多想,就老老實實的住着,我諒他們也不敢強來!」

就這樣,朱邪和王霞商量好,又簡單說了一下近況,這就掛了電話。

他來到街道上,一眼望去,幾乎所有的商鋪都在搬遷,現在出來吃飯都是問題了。

此次搬遷,是針對外來人在這裏做生意的,第六工業區的本地人,人家的商鋪照舊,可即便如此,整條街道關門歇業了三分之二,簡直恐怖。

朱邪也沒辦法,他不愛吃當地飯館里的菜,小麵店也在搬遷之中,他也只能回到家裏,簡單煮了一包泡麵,弄了點靈氣食材,簡單湊合一頓。

剛剛放下碗筷,朱邪的手機就響了,看了一眼,50級妖怪,是郎仲來了。

「距離50級狼妖10米,請捉妖師注意安全,注意避讓。」 對於抓這種小嘍嘍孟有房沒有任何的成就感,他唯一感興趣的就是這支軍馬的來歷,還有他們這麼做的目的。

大漢仙朝,為什麼要下達這麼一個誅殺令?

將那位領頭的軍漢抓了過來,孟有房一點都沒客氣。

嘭!嘭!

先踹了兩腳,隨後是提在了手中:「說說吧,你們的來歷,還有為什麼要這麼做?」

軍漢鼓著眼泡,嘴角不停的向外淌血,他也是有苦難言。

怎麼就這麼倒霉呢!

算了,說吧。

哼哼唧唧,軍漢是開口直言:「我們是仙朝南軍,屬於禁衛軍,修為最高的是大羅金仙,與我們相對的還有一支北軍,他們更強,大羅金仙有好幾位,不過一般不出動。」

軍漢說著,偷偷的瞄了一眼孟有房。

「嗯?」

孟有房一瞪眼,這特么的,說話說半截還來一個斷章的,找死!

軍漢渾身打了個激靈,趕緊再次開口:「那個,我們是隨機傳到這裡來的,來這裡就是清理廢物,仙人之下的都是在浪費仙朝的本源,所以全殺!」

「仙朝本源?」

孟有房一瞬間抓住了一個重點。

界源,仙朝本源,這會不會是同一種東西呢?

人想要修鍊成仙就得吸收靈氣,仙人想要進階就得吸收仙氣,而這一切,估計都是由一個本源物質供應的。

界源是供應整個玉皇仙界的能量源,這仙朝本源怕是供應整個仙朝的能量源了。

只是,這和浪費有什麼關係?

仙朝不也是這麼過來的么?

孟有房有些不解,他輕聲的質問道:「為什麼說我們是浪費?」

軍漢撇了撇嘴:「呵呵,一個偌大的仙國,這麼多的資源供應,大羅金仙只有一位,金仙不過數十,這還不是浪費?」

孟有房:「…」

這說的好像很有道理,還真是讓人無法反駁。

「可你們總得給我們機會吧!」

軍漢一聽這話,瞬間變得憤怒:「呵呵,你們資質這麼差,給你們機會中用么?再說了,給了你們機會,誰會給我們機會!」

孟有房沉默了下來。

他說的對,你給了別人機會,誰又會給你機會呢?

玉皇仙界本來就不是一個完整的仙界,它早已經是殘破不堪,如果沒有靈石仙國,如果沒有界源,他孟有房會怎麼樣呢?

仙朝本源,看來已經是不堪重負了吧。

孟有房一瞬間想透了許多的問題,他也是低頭看向了那位軍漢。

「可你們真的不該上這裡來直接殺人。」

不管別人如何,敢到有房不動產來挑釁的,孟有房當然是一律不能放過,沒有再管這幫軍漢,他直接招呼孫尚香去喊人。

小木堡正要拆遷重建的,這幫人正好去勞動改造。

孫尚香一聽有活干,直接樂開了花。

「放心吧有房哥哥,我會辦好的!」

手裡提著兩個俘虜,她瞬間閃回到了傳送門裡。

孟有房無奈的搖搖頭,隨後對劍如雪和貝露丹迪吩咐道:「你們兩個探一探周圍的情況,看看還有沒有別的敵人。」

其實孟有房大概也知道周圍應該是沒有什麼敵人了,不過為了保險還是讓兩個人去查了查。

果然,沒過多久,兩個人迅速的飛了回來。

劍如雪輕輕的一搖手:「放心吧,沒有別的敵人了,他們估計就是隨機傳到這來的。」

有了劍如雪這個金仙的保證,孟有房也算是放下心來。

系統升級和界源同調,這兩項哪一個都需要一個平穩的環境,現在這裡沒有了敵人,他也是可以放開手腳來做這件事了。

「你們兩個給我護法,我要同調一下聖光。」

孟有房沒有直接說是界源,他拿出了聖光天國的事情來做擋箭牌。

劍如雪和貝露丹迪不疑有他,兩個人紛紛離了孟有房一段距離,然後全神貫注的給孟有房護法。

有了準備,孟有房也是抓緊行動。

棍子在地上一插,他迅速的打開了系統界面,看著那兩個選項。

界源同調,系統升級。

本來他是想要先進行系統升級的,可當他點了一下之後才發現,系統升級需要在仙國的店鋪里才能進行。

「果然還是得先把仙國的店鋪聯繫起來才行。」

孟有房心中瞭然,仙國的店鋪現在還是海外的遊子,如果不能關聯到系統里,估計是不能升級的。

知道了真相,於是,他也是把目光迅速的轉移到了另一個選項上。

系統升級不行,那就先來界源同調!

「這個應該只有環境要求,沒有具體店面要求吧。」

手指輕輕一點,一聲提示音響起。

「叮咚!店鋪沒有完全關聯,同調效果會降低50%,是否進行同調?」

好傢夥!

孟有房差一點就手抖點了同調。

效果降低50%,這不就是說仙國的市場沒有關聯上,他的系統就不能把界源發揮到最大威力唄。

知道了這個結果讓孟有房無比的鬱悶。

老子準備了半天,褲子都脫了,最後就來一個這?

這比古代入洞房新娘子說來了葵水都鬱悶,人家好歹還有個通房丫頭之類的,他現在有什麼?

回小木堡看別人渡劫?

孟有房無奈的搖了搖頭。

本來不想去冒險的,現在看來,不把仙國里的店鋪找回來一切都是白費,這個險不冒還是不行。

遠處,一直在護法的劍如雪和貝露丹迪也是露出了疑惑。

說好的同調聖光呢?

說好的需要強力護法的呢?

怎麼這麼半天了一點動靜都沒有?

這便秘了一樣的表情是代表著同調難產了嗎?

劍如雪亮了亮仙劍關心的問道:「師弟怎麼了,出了什麼問題?」

孟有房兩手一攤:「你們先回來吧,我們得重新計劃一下行程了。」

兩個人飛速的跑過來,孟有房也是把現在的情形向兩個人進行了說明,那意思就是說,先得去找一個店鋪才能繼續進行。

兩個人全都皺起了眉頭。

貝露丹迪擔心的說道:「主人,仙國裡面怕是已經危險重重,這店鋪都失去了聯繫,估計也是有著莫大的危機,我們幾個實力不太夠吧。」

孟有房也明白她的意思。

仙朝的一隻偏軍都是仙人修為,這要是遇上正師估計得和金仙大能硬碰硬,要是運氣不好,遇上個大羅金仙…

想想都刺激!

孟有房也不想現在就去觸這個霉頭,可如果現在不去,等到仙朝的人清完了場怕是會更困難。

店鋪一定要找,不過得快!

孟有房打定了主意,向著旁邊的兩人一喝:「準備一下,我們去最近的城裡看看!」

「呃…不等尚香妹子了嗎?」

孟有房的臉色一黑,這孫尚香怕是已經玩兒野了,這半天都沒回來,等她?

「不等了,我們先走!」

就在他剛要動身的時候,孫尚香的身影出現了。

「呀!你們居然想偷跑!」

偷跑個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