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們穿過跪地的人群,有的地方人群過於密集,他們無法通過,只好從人們的頭上跨過去。

最後這5個人慢慢的站到了人群的最前邊。

他們互相看了一眼,然後互相點點頭,好像早己經核計好了一樣,齊刷刷的拱起雙手。

其中一個為首的代表高聲的說道,「我們代表全鎮老百姓,向張先生提出一個鄭重的要求,請張先生做我們的鎮長!」

「而且是終身鎮長!」第二個代表補充道。

「鎮上的美女,張先生可以隨意選為婢女,供先生享用!」第三個代表又補充了一條。

「鎮上的百姓,全是張先生的子民,張先生有絕對生殺大權!」第四個代表接着補充道。

「全鎮百姓創造的財富,皆歸張先生一人!」第五個代表最後補充道。

張凡一聽,不禁皺眉,這些人越來越離譜了,我即使把你們從災難中解救過來,你們也不必這麼來感謝我呀,這讓我張凡怎麼能承受得起呢?

這樣下去豈不是當了土皇帝!

小狐勸道:「很好。張醫神,你就接受這些人的好意吧,他們都是真心實意的擁戴你,有你在這個海島上,他們就感到安全,你能保護他們。如果你離開這裏,說不上哪一天,第3伙海盜佔領這個海島,那樣的話,他們又開始倒霉了。」

張凡沒有作聲,目光在人群當中掃視着,他在尋找和香子。

和香子沒在人群當中,大概她還是在旅館當中照顧他的父親吧。

5個代表看到張凡沒有回應,有些着急,又向前跨了兩步,重新拱起雙手。

首席代表朗聲說道,「張先生,您是我們全鎮老百姓的救星,只有您才能罩着我們,所以請您接受我們的請求。」

另外一個代表接着說道,「如果你還有其他的要求,請全部提出來,我們絕對答應,不會有半點違拗!」

一個代表回過頭去,高聲喊道:「大家說是不是這樣啊?」

人群當中有一個人抬起頭來高聲的回答:「是醬紫!」

接着,幾乎所有的人都齊聲的喊道:「是——醬——紫!」

那個首席代表又向前走了一步。

現在他距離張帆只有5米遠,張凡看得到他表情十分誠懇,聲音裏帶着顫抖,絕對是無比崇拜,無比卑服:「張先生,請你馬上就鎮長之職!」

「請張鎮長上位!」

「鎮長洪福齊天!」

不斷有人喊著。

張凡臉上的表情仍然是淡淡的,沒有任何錶情。

小狐近距離看得見張凡微微的帶着一絲冷笑,看得出張凡此時此刻的心情十分複雜,大概是眼前的情景令他感慨萬千吧。

小狐當然不明白張凡心裏究竟想的是什麼。

一個男人內心深處的秘密絕對不是任何人能夠揣測出來的。

他們內心最真實的想法,可能一輩子都不會對任何人講出來。

這才是男人!

小狐輕輕碰了張凡一下,小聲的問道,你到底是怎麼想的,快點做個決定呀,你看這麼多人跪着等着你呢!」

張凡沉思了約有幾分鐘,然後輕輕的搖了搖頭:「弄!」

「怎麼?你不同意?」小狐吃驚地道。

張凡正想說什麼的時候,突然發現身後有些變化。

因為身後本來是燃燒的現場,尚有餘溫,可是張凡感覺到脖子上微微的有涼風吹來。

這涼風當中竟然帶着一股海水的鹹味兒!

這絕對不正常,因為這個方向後邊就是一座大山,如果有海面上吹來的咸風,應該是從另外一個方向吹來!

而且在這涼風當中,他好像聽到了隱隱的水聲,就好像一座輪船在海面上行駛時,船頭撞擊海面所發出的那種嘩啦啦的聲音!

這個聲音當然是別人聽不見的,所有的人都感覺不到一點聲息,就連小狐也是沒有一點感覺,而張凡的聰耳卻是清清楚楚的聽到了!

張凡的身體和精神上突然出現了一種異樣的感覺,不知道是什麼原因,好像有一種世界末日的感覺。

他一動不動靜靜的站在那裏。

小狐不斷催促他做出決定。

但是他緊皺着雙眉,繼續傾聽那來自另外一個世界的聲音。

「小狐,你聽到什麼了嗎?」

小狐搖了搖頭,「沒有,我只是感覺有點冷!」

「我也感覺到了寒冷,可是我想問你,你不感覺到這個寒冷有點奇怪嗎?燒過的大火現場怎麼能出現這種寒冷呢?」張凡小聲道。

小狐的臉色馬上有些變化,張凡看見她的瞳仁里閃過一絲絲驚懼!

「張醫神,我感覺到了來自另外一個世界的詭異情況非常可疑,可能有什麼大事要發生。」

小狐緊張的說着,不由得把嬌軀緊緊的靠在張凡的身上。

現在,寒氣越來越濃重了。

小狐穿着單薄的衣裳,感到身上一陣陣的發冷,臉上忽然變得蒼白。

張凡感覺到她的手在不斷的顫抖著。

「你害怕嗎?」張凡用手握住她的手,在自己的手心裏溫暖著。

「我一點都不害怕。跟你在一起,我什麼都不害怕!」她輕聲說着,「只有一件事能讓我害怕,那就是你離開我!」

「你放心,不管發生了什麼事兒,我都不會離開你的!」

正在這個時候,張凡突然發現站在對面的5個代表,他們的眼神發生了巨大的變化,剛才還是無比崇拜,現在變得無比恐懼了。

他們的目光看着張凡的身後。

。內容還在處理中,請稍後重試!內容還在處理中,請稍後重試! 林天成深吸了口氣,轉身看向血神,這還是林天成第一次看見神境強者,之前的那道神念不算!

此刻,血神就那麼靜靜的站在那裏,然而蒼穹之上的雲朵都為之凝聚成他的虛像,散發出一股睥睨天下的氣勢出來,這就是神境強者的氣場!

只是簡單的看上一眼,就能感受到對方身上那幾乎和世界融為在了一起的磅礴氣勢,那身影驚天動地,多看兩眼雙目都會覺得刺眼無比。

血神轉身看了一眼林天成微微一笑,旋即目光便落在了魂皇的身上,淡淡的道。

「我說你為什麼在他的身上留下印記,原來他已經有了偽神格!」

「你不也看出來了么,這有什麼難的!」魂皇神色如常,目光變得有些深邃起來。

林天成聞言,心中頓時咯噔一下,暗道不好,二人之間的對話,顯然是在說自己,明白這血神與魂皇,必然是早就在自己的身上發現了什麼,都暗中在打自己的主意。

然而不同的是,血神對於自己的危險性更大,至少之前自己和魂皇見過,對方也並沒有真的對自己下手!

至於自己身上有什麼能讓兩位神境強者窺視的,林天成想了又想,除了他們剛剛說的偽神格之外,真的想不到還有什麼東西是值得神境強者窺視的。

「我去……我身上的神格……有問題?」林天成忍不住呼吸急促起來,他明白自己的處境現在很尷尬,自己的神格一定是有什麼特殊的地方,至少是能被神境強者盯上的那種,一定不會簡單!

他琢磨著魂皇一定是早就知道的,否則不會在自己的身上留下什麼印記!

「混蛋,這是在利用我?還是說準備等有機會直接將我弄死?」林天成頓時有些心中發寒,愁眉苦臉的看着面前的兩位神境大佬。

「呵呵……不錯,你知道我需要一具能承載這方世界威壓的肉身,所以你早早的就盯上了他,可以說你的這個局做的很完美!只是……你難道沒有想過,一旦我成功了,以你的狀態,真的是我的對手?」血神話落,身上頓時湧現出一股天下地上,唯我獨尊的氣勢!

緊接着,四周的虛空崩碎,大片的虛空頓時崩塌,一股驚人的吸力瞬間浮現,這股吸力覆蓋千里,猛地一吸之下,方圓千里之內的一切都被吞噬,草木山石都紛紛崩碎朝着黑洞飛去。

魂皇見狀也絲毫不懼,隨手一揮便是一道魂河阻斷在身前,無論是山石草木還是那股黑洞,都被魂河直接擊碎,!

林天成在一旁看的是目瞪口呆,腦海嗡鳴,他一眼就認出,此刻雙方鬥法,施展的都是大道之力,無論是那個黑洞,還是那紛飛的魂河,都是兩位神級強者的本源之道。

「這就是真正的強者之戰嗎?大道之力被他們拿來搏殺……」林天成看的心臟狂跳,他發現這些人的招式已經脫離了人的範圍!

魂皇和血神之間的鬥法,可以說算得上是神術,再看看半神境蘊含在術法之中的法則之力,相比較之下,根本就是一個笑話。

不過,當林天成想到自己的天珠召喚,內心又平衡了不少,至少,那天珠之內的巨獸散發出的威壓比眼前的血神和魂皇要強大的多,雖然不明白那巨獸究竟是什麼境界,但顯然已經超出了二人很多,只要能將其召喚出來,一定能摧枯拉朽的迅速解決掉眼前的這兩位神境強者。

可惜的是,林天成的境界還不足以維持召喚對方出現在這方世界,每一次能打開的範圍甚至只容許它一隻爪尖過來……

「唉,說到底,還是我自己太弱了!」林天成無奈的嘆了口氣,身形一閃急速退後,一旁的國師等人也是面色凝重,他們也看出來了,魂皇和血神二人比拼的乃是法則之力,每一次交手都像是回天滅地一般!

魂河橫斷蒼穹,黑洞席捲八方,無論是哪一股力量,都能輕易的滅殺掉他們,無奈他們也只好跟着林天成遠遁,以求避開神術的波及!

很快,血神就散去了黑洞之力,隨手一抓就是一道血海衝出虛空,只見血海翻滾,朵朵浪花拍擊虛空,直接將虛空拍碎,一隻完全由血水凝聚的打手瞬間沖向了魂皇。

只見血手氣勢磅礴,剎那便覆蓋萬丈,限制魂皇的身體,頓時就使得這來臨的血手,好似滅頂一般,距離魂皇越來越近。

眼看危機,林天成等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,然而魂皇卻絲毫不懼,抬頭看向血手,眼中閃過一抹精芒,一道魂河瞬間沖了出來,將魂皇徹底包裹在了其中,任由那血手拍擊也紋絲不動!

魂皇目中更為深邃起來,沙啞的聲音緩緩開口,「放肆!」

話落,只見魂河在其身下凝聚旋轉,推動着魂皇瞬間飛向了血神,隨着血神一步踏出,身後的魂河衝天而起,宛如九頭蛇一般對着血神瞬間飛射而去。

此刻,魂皇就像是化身海神一般,那魂河就是他的領域,在他的操縱之下,魂河散發出驚天動地的波動,無數道魂河匯聚成一道道光柱直接撞向了血神!

隨着距離越來越近,剎那間,魂河就撞在了血神的屏障之上,魂河血海相互吞噬,一道道閃崩地裂的餘威傳出,那血色大手盪起無數的漣漪,彷彿要將魂河捏碎,一陣陣逼人的威壓湧現而出,兩位半神的交手讓所有的半神都感到了絕望。

很快,魂皇再次發威,一道巨響傳出,魂河頓時充斥八方蒼穹,硬生生將血海擊碎,露出了藏在其中的血神本體。

只見魂河沒有絲毫停頓,瞬間沖向了血神,血神不在身前的一道道禁制也在肉眼可見的瓦解消散,魂河快如閃電的撞在了血神的身上。

「轟!」

一聲巨響,血神身形被撞的急速倒退,然而就在他倒退的瞬間,魂皇的身影一晃,再出現的時候,就已經是血神的身後。

「哼……」血神發出一聲冷哼,他的本體在魂河的撞擊之下也有些受不了了,當即運起勝利抵擋魂河的鎮壓。

只見魂河散發處駭人的威壓,生生將血神鎮壓住了,血神數次想要衝出去,結果都被硬生生的頂了回來。

這一幕,落在國師等人的眼中頓時讓其內心振奮無比,魂皇的強悍,也在這一刻徹底的提現了出來。

事實上,如果血神做不出更好的方法脫困,那麼等待他的只有被無情鎮壓,消亡!

眼看血神被魂河鎮壓,眾人紛紛衝上前去施加壓力,為魂皇助拳,這也讓血神的面色變得陰沉無比。

他堂堂一位神境強者,竟然被壓制的這麼狠,讓他覺得有些撇不開面子,當即雙手掐訣,向著蒼穹一指,蒼穹頓時浮現出如魚鱗般的波紋,這波紋撕裂虛空,頓時一道更為駭人的血海浮現!

這一次出現的血海氣勢更加恢宏,一道道漣漪拍擊魂河,並且血海之中這次還在演化一些事物,如同山川河嶽,徑直的就將方圓千里整個蒼穹覆蓋在了其中。

「哼,陸准,我倒要看看是你的魂河之法厲害,還是我的血海之道更盛一籌,今日你我必有一死!」

話落,血神身形一晃,剎那間就化作了血海湧向八方,氣勢驚人,彷彿剎那間血神就代表了這方天地的意志!

這種氣勢,讓國師等人身心俱震,林天成則是心底哀嚎,覺得不妙,後退的更遠了一點。

魂皇抬頭,看向氣勢逼人的血神,無奈的搖了搖頭嘆氣說道,「你依舊不懂成神之道,你雖然有神境的修為,但是你比起其他幾位來還是差的太遠了,差就差在你這心性上面!」

「今日,來的若是其他幾位,我或許不是對手,而你……我絲毫不懼!」

話落,林天成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,他總覺得對方看了一眼自己! 「可惜,奶奶沒辦法看到我出嫁了。奶奶,我會幸福的對不對?陸老師對我很好,我知足了。以後我會定居在費蘭城,有機會還會來看你的。」

她徐徐說完,晚上更深露重,她手腳早已冰冷。

她跪下,給奶奶鄭重磕了三個頭,緩緩擦拭淚水,深深看了眼這才念念不舍的離開。

她沒注意到,一群鮮花下有一個紅色微弱的燈光在閃爍。

那,是個錄音器。

兩人回去在下榻的酒店休息一晚,第二天就要回費蘭城。

第二天一大清早她們就趕到了帝都機場,準備乘坐最早的航班回去。

「您好,這邊辦理登記手續。」

工作人員溫柔地說道,她們將身份證護照遞了過去。

「不好意思,斯蒂西小姐,你的護照有點問題。」

「什麼意思?」

唐柒柒緊緊鎖眉,不明白的看着她。

她飛過來沒事,飛回去難道就有事了。

「抱歉,我們這邊還在核對,請稍等。」

唐柒柒知道急不來,也沒催促,反正現在時間充裕。

「還沒好嗎?」

過去了十五分鐘,唐柒柒怕會誤機再次詢問,可工作人員的回答依然是在核對,不知道哪個步驟出錯。

「你們在搞什麼?我們來的時候好好地,怎麼回去的時候這麼麻煩?」